苏潋昀

与君今世为兄弟,更结他生未了因。

想撸VO的pwp_(:з」∠)_
各种play的那种pwp(ಡωಡ)

撸了一个脑洞的小片段,然后我就去复习了😂
大家圣诞快乐(⑉°з°)-♡

两个狗血的脑洞

【脑洞一】 AL的商战AU
阿拉贡是刚铎的CEO,因为CFO被挖了墙角,拿钱跑路,阿拉贡在董事会的地位岌岌可危。莱格拉斯是以股票模拟大赛第一的成绩进的刚铎,凭借着投资天赋,暂时稳住了刚铎的股价,也得到了老板的青眼。
埃尔隆德是刚铎最大的股东,他提出支持阿拉贡的条件就是商业联姻,但是阿拉贡一直拖。
莱格拉斯实际是密林【某个黑帮组织】的少爷,洛汉出高价雇佣密林,要趁刚铎出事的时机,离间刚铎和林谷的关系,再让刚铎失去林谷的支持,洛汉再并购刚铎。
莱格拉斯确实得到阿拉贡的信任。
但阿拉贡比较腹黑,他知道莱格拉斯背后有势力,但自己查不出来,两人就一直在试探的边缘😂结果试探着试探着探出感情来了。俩人表白以后,小莱决定帮阿拉贡去怼当初挖了他CFO墙角的那个人,HE。
【脑洞二】AL的娱乐圈AU
娱乐圈,年上,有才会撩风流大总攻X日天日地小鲜肉狼狗受。
小莱是星二代,在公司年会上凭着星二代的背景出来唱了一首歌,唱歌的时候乖巧懂事少年感满满,被公司老板看上,就签约了。结果签下以后,日天日地,在娱乐圈横冲直撞,一直到碰上阿拉贡。阿拉贡才子风流,深柜,为了维护形象有一个合作女友,遇到小莱以后,逐渐把一个日天日地的小狼崽子给训熟了。

脑这个脑洞的时候,我主要想写肉。想写日天日地想反攻的小莱最后还是被阿拉贡压的故事。😂

好了,脑洞就是脑一脑,脑完就完了。
圣诞节快乐(⑉°з°)-♡

“错过那一天,错过那一眼。放不过自己,蹉跎了永远。注定到不了你的岸边,霜雪凝成最初的缠绵。”
听了《浮生尽》,一时没有管住手(눈_눈)

这俩抽烟好好看呀(づ ●─● )づ
想看pwp(눈_눈)

叶子的眼睛里啊……👑🍀

跟风玩了一下😂还是原图好看😂

开花会发微博吗(づ ●─● )づ我要等他发微博(づ ●─● )づ

【AL商战AU】黑白

 黑白
【cp】AL
【Summary】商战黑帮AU,CEO腹黑阿拉贡,投资天才莱格拉斯,可能会有人物黑化,狗血OOC,BUG非常多。
【序】
今天的CNBC已经是第三次回播这则新闻了。
莱格拉斯半倚在沙发上,手边的电脑上是红绿曲线交错的股市信息,而就在刚刚,刚铎的股票又跌落了一个百分点。莱格拉斯抿了抿唇,抬头看着电视上的男人。
阿拉贡. 埃斯特尔, 刚铎集团的行政总裁,本是华尔街金融市场上叱咤风云的年轻一辈,却因一个多月前爆出的刚铎近年最大的会计丑闻而声名受累,如今在刚铎的地位也是岌岌可危。
一个多月前,刚铎被爆出账面10个亿的亏空款,公司CFO也无故失踪,而作为公司的CEO,阿拉贡自然难逃股东责难。股东大会上,几个股东联合起来,要求重选CEO。
拖了一个多月,今天是阿拉贡第一次开记者招待会,直面媒体,正面回应此事。
聚光灯下的阿拉贡西装革履,头发用发胶向后梳的一丝不乱,面对媒体一个个连珠炮般刁钻刻薄的提问,游刃有余地一一化解,显然是做了充足的准备。
莱格拉斯十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浏览着最新的股市变化,耳边是电视里那人自信而深沉的声音:
“因为公司内部的管理疏忽,而导致的此次意外,我们对公众作出深刻的道歉。前CFO 艾伦的事件,公司已经报案,警署也已经受理……”
“至于艾伦先生对公司造成的损失,我可以向所有股东及社会公众保证,刚铎将在未来的一年之内,填补上所有亏空。”
莱格拉斯敲击键盘的手顿了顿,又抬头看了眼电视上那个自信而英挺的男人,嘴角微噙了丝笑意,又继续低头忙着手头的琐事。
手机在此时响起。
电话那头是甜美的女声:“格林列夫先生,恭喜您顺利进入风云大会决赛,请于后天上午八点准时参赛。”
“好的,谢谢。”莱格拉斯应道。 


【VO黑帮养父子AU】逆行 Chapter2

Chapter1

逆行

【Chapter2】
Adam Hill的心情非常好,如果不是因为这阴雨连绵的天气,他想,他的心情可以更好。
刚刚下了飞机,此时他正坐在出租车上准备前往早已预定好的“Summer”酒店,入住一晚,到了明天,Aaron就会宣布让他来接手Stone家族在纽约的新业务,而此时的Viggo身处丹麦,孤木难支,不得不让步妥协。
想到这里,Adam不禁上扬嘴角,一直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些,懒懒地靠在椅背上,他不禁有些佩服自己当年的眼力,四年前走投无路时投靠了Aaron,当时老Stone名不见经传的小儿子。然而,Adam看出了他的野心,他不仅要接手Stone的家业,还无法容忍地方势力的不断扩大,于是,Viggo成了两人的共同目标。
想起Viggo,Adam不禁咬了咬牙,这个老Stone的心腹干将,自己在他的手下出生入死那么多年,不过一时起了点贪念,竟然就要被他赶尽杀绝,混这行的谁不贪,忆起往事,Adam不屑地轻哼一声,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他也不会去绑架一个小孩子,到头来不仅让那个小鬼溜掉,还让自己被整个Stone家族通缉,躲躲藏藏过了七年暗无天日的日子……Adam不禁握紧了拳,新仇旧恨,自然要算在Viggo的身上。
雨突然下的大了。密密麻麻的雨点几乎是砸在车窗玻璃上,发出清脆的嘀嗒声,扰乱了Adam的思绪。
他已经七年没有来过纽约了,现在看着这座被密雨和阴云弥漫的城市只有无尽的陌生感。他看着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随口问道:“还有多久?”
“快了,快了,”司机操着一口不太熟练的美音,笑呵呵地答道:“过了前面的路口,再转个弯就到了。”
Adam放了心,侧靠在副驾上闭目养神。
他是被一阵喧闹声吵醒的,车正好停在了一个四岔路口的路边处,前方的路口又正好被两辆相碰的汽车和人群严实地堵住。
“发生了什么?”Adam看着前方闹哄哄的人群,皱眉问道。
“下雨天的,撞起来了,”司机叹气道:“两个人都不肯让步,就堵在这路口了,已经报警了,交警马上就来了。”
Adam稍稍有些烦躁,不耐地坐在车里,那两个西装革履的车主已经干脆就站在雨里,脸红脖子粗地吵着,Adam隔着玻璃都能听见相互咒骂的声音。而那两辆相撞的汽车此时正呈八字型牢牢地占据着那本就有些狭窄的转弯口,让一辆车都过不去。Adam隔着模模糊糊的挡风玻璃向前看着,觉得那两辆车也没有多么惨烈地相撞,可能只是擦掉了漆,却让这两个车主大动肝火,也许雨天总是让人心生烦躁吧,Adam腹诽着纽约交警的效率怎么如此低下,到现在也不见人来。
此时,司机也有些坐不住了,撑了把伞下了车。Adam看着司机在和那两个争吵的车主交谈着,却迟迟没有结果,自己也终于忍不住打开了车门。
雨下得很大,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雨伞上,Adam踩着雨花,稍稍踉跄了一下,余光中他似乎看见侧面有一辆黑色机车急速向自己驶来。他急急地后退两步,让开一条道路,然而那辆车仿佛直冲他而来,本来直线行驶的机车在接近他的时候忽然一个急转弯,带起一片巨大的水花,溅湿了他的裤脚。Adam忽然反应过来,但已经来不及了,他最后只感觉一道粘稠的液体混合着雨水从头上缓缓流下,世界变成了血红色,模糊的视线中,他看到那个戴着黑色头盔的男人驾驶着机车从身边疾驰而过,意识越来越混沌,没有枪响,甚至前方争执的人依然在争执,并没有注意到这里有人被枪杀,那应该是一把消音手枪,对方准备地很充分,那是Adam倒在血泊中的最后一个念头。
一击即中,青年没有一丝犹疑,驾驶着机车轻车熟路地消失在雨幕中。他隐约听到滂沱的雨声中混杂着几声惊慌的尖叫与哭喊,而行驶地越来越远后,这些声音也渐渐听不见了。他很谨慎,绕了几个圈后,确定身后没有尾巴,才放慢了速度,决定回去。
天色渐晚,也许是雨天的缘故,这条路上的车流量比平常少了许多。青年悠悠然地驾驶着机车,十分自在,直到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辆熟悉的银灰色汽车。他稍稍有些惊讶,又很快镇定下来,抿了抿唇,突然加速。然而那辆车却是紧咬着他不放,一直将他逼到路边处,完全挡住了他的前路。
当Eric气冲冲地从那辆银灰色汽车下来时,Orlando完全没有料到会在这种情况下与Eric再次碰面。
“下车!”Eric冲着那辆机车的主人几乎是吼道,完全不顾雨水滴滴答答地打在身上。
避是避不过去了,Orlando犹疑了一下,慢吞吞解开了头盔。他今天在大雨里折腾了一天,虽然穿了件防水夹克,还是免不了被淋湿。他稍稍拨弄了一下深棕色的卷发,还没等完全站稳,便被Eric一把扯住手臂,一路扯进了一个没什么人的巷口处。
“你说过你不会掺和这些事情!”Eric死死扣着Orlando的肩膀,大力让Orlando皱了皱眉,小幅度地动了动手臂,见挣脱不掉,也便放弃了挣扎。
“我那天跟你说的话,你真的一句都没听进去!”见他一直沉默,Eric更加生气,却也毫无办法,只恶狠狠地抛下这句话,松了手。
“你那天是专门来找我的吧。”Orlando的声音很平静,“从新西兰突然提前回来,一回来就找我,”他抬起头,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Eric:“你早就知道了,对不对?”
这一次轮到Eric沉默了,他眼里有一闪而逝的惊讶,而后又很快恢复深邃,只沉声问道:“你还知道多少?”
“我什么都不知道,”Orlando轻松地笑笑,他耸耸肩:“我猜的,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哪一边的,哥,”他收起笑容,“我对你一无所知,自从三年前你找到了我。”
“怎样都好,”一阵沉默之后,Eric叹气道:“你是我弟弟,我不会伤害你的。”
“我也是。”
Orlando比预计的时间晚回了半个钟头,所以当他看到正厅亮着灯,Viggo抱着台笔记本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地敲着键盘,他还是有些心虚的。
Viggo从来给他足够的自由,无论在什么方面。他从来不会强迫他去守着那些呆板的规矩,他可以对他没大没小,嬉笑着喊着他“老家伙”,也允许他去尝试那些年轻人的刺激或冒险的极限运动,只要做好足够的安全措施。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纵容他明目张胆地去和Stone家族作对,在纽约的地界上搞一些小动作。
Eric是有问题的,Orlando当然知道。但他并不清楚他到底站哪边,警方的人?或是其他的帮派?而且出于私心,他并不打算告诉Viggo。
“哇,老家伙,你提前回来啦。”Orlando故作轻松地打了招呼,径直走到冰箱前,开了瓶汽水。
“路上出什么事了?”Viggo忙着手头的事情,头也未抬地问道。
“没什么,多绕了两圈路,”Orlando猛灌了两口汽水,含糊不清地答道:“我怕有尾巴,小心点好。”
Viggo似乎并未起疑,只是顺着开始的话题往下说到:“并不算提前,事情已经办完了,Aaron没必要一直留着我。”
“那Adam的事情……”
“你做的很漂亮,他大概也收到消息了,”Viggo笑了一下,“估计正在发火吧,四年心血泡汤。”
“还有,”Viggo似乎忙完了手头的事情,他合上笔记本,抬头道:“Stone家族在纽约的新业务,也就是曼哈顿区的那间酒吧,你是那里的负责人。”
“什……什么?”Orlando差点被嘴里的汽水呛到,皱着眉,又问了一次:“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Viggo对着已经合上的笔记本努努嘴,一脸轻松:“我刚刚给Aaron发过讯息了,他不会拒绝的。”
“原来,自从你知道了Adam被Aaron藏了四年之后,就已经打好那间酒吧的主意了。”Orlando不满地嘀咕了一句:“老狐狸。”
Viggo只当没听见,继续道:“当年我陪着老Stone一起打的江山,他在丹麦,我在纽约,虽说是上下级的关系,但得了他一句承诺,纽约的事情让我自己管。Aaron想打压我,总是要碍于老Stone的威信,而Adam是我是旧部,洗白后的他也算是个借口,而现在借口已经没有了,”他顿了顿,又道:“我这个时候告诉他,想让一个刚毕业的学生去锻炼锻炼,他有什么理由拒绝我?”
“可是,我不会……”
“Ivan会教你,我也会教你,”Viggo想了想,又道:“可能,Aaron也会,他应该也会派人来的。”
“什……什么?”Orlando再次惊讶。
“这间酒吧到底是Stone家投资入股的,Aaron这么看重它,没道理全部交给我打理,”Viggo道:“你大概会有一个合作者,恩,Aaron派来的。”
“我还没同意……”
“你会拒绝我吗?”Viggo笑道。